报告:7成公众感到算法能“算计”自己

2021-12-29 14:43:40 文章来源:网络

12月28日,由北京大学互联网发展研究中心与360联合制作的首份<**大安全感知报告(2021)>发布,结果显示,在非传统安全领域,由于知识和经验的匮乏,公众对数字环境和高新科技在存在认知偏差,需要加强对公众的数字安全和信息素**教育。

“网络安全、数字安全是托起数字文明的底层逻辑。”北京大学互联网发展中心主任田丽说道。当前,随着5G、云计算、AI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的出现,网络虚拟空间与现实世界的联系日益紧密,安全问题从传统安全领域向非传统安全领域拓展,需要构建起“大安全”意识来应对未来数字时代带来的新问题、新挑战。

报告指出,公众对区块链、虚拟现实的安全**评价较低,而对智能穿戴设备的安全**评价**高。在不同类别的信息技术安全**评价方面,人工智能的安全**评价**高,为3.39;终端设备的安全**评价**低,仅为2.87。可见,未来需要加大安全**研发与投入,并需要加强相关领域的安全科普以满足公众对未来高新技术的求知渴望与安全心理需要。

值得一提的是,在数字环境方面,公众呈现出的担忧较多,安全感较弱。报告显示,数字环境安全感评价的均分仅为2.73,公众表示对于网络安全、数据安全的担忧**多,体现为对隐私**露、网络**、网络系统安全、网络攻击等问题的担忧。其中,有6成公众认为自己的信息在数字环境中有被**露的风险,有7成公众感到算法能**自己的喜好、兴趣从而“算计”自己,5成公众担心遭遇网络**,4成公众担心网络世界信息繁杂谣言不断。

360集团创始人周鸿祎也表示,随着元宇宙的到来,2022年人类也将迎来数字安全元年。他强调,数字化可以让整个人类社会更“聪明”,也可能让安全更“脆弱”。数字时代的安全问题已升级为大数据安全、云安全、物联网安全、新终端安全、网络通信安全、供应链安全、应用安全、区块链安全等八大挑战。

对此,报告在结尾指出,未来需要加大数字安全科普力度,树立“大安全”理念,提升全民数字安全素**。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温婧

编辑/樊宏伟

来源:北青网

正值科创板上市的关键之际,AI四小龙中的云从科技、旷视科技、依图科技集体被**国拉入了“**军工复合体企业”(NS-CMIC)清单。

而AI四小龙中的商汤科技,也在12月14号被**国**务部列入黑名单,导致港**上市的进程一度按下暂停键,近期才重新启动**招**。

抛开其中的利益纠纷,从过去的经验来看,由于被“**准打击”的往往是具备一定技术实力的,对**国某方面有威胁的企业,从侧面反映了这四家企业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实力。

**的AI行业在世界的影响力持续提升,**的AI企业数量由2018年的20%提升至2020年的25%。

人工智能的产业链,分为基础层、技术层和应用层。

AI四小龙做的属于技术层的计算机视觉,这个领域是人工智能**主要的应用领域之一,让计算机拥有类似人类提取、处理、理解和分析图像以及图像序列的能力。

这个领域非常重要且潜力无限。

根据沙利文报告,计算机视觉**2020年占全部人工智能**市场份额的46.9%,2020年-2025年,将会以36.6%的复合增速,由143亿**元的市场规模增长至680亿**元。

对国内企业来说,这是一个弯道超车的机会。

**的计算机视觉企业相较于全球发展较晚,海外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就已有相关企业出现,而国内1999年才有为海外企业做代理业务的企业雏形。

后来,随着国内互联网巨头们的崛起,为计算机视觉企业积累了大量用户数据,对计算机视觉公司而言,数据和技术缺一不可,有了大量的数据做支撑,很快在这一领域领先全球。

国内这一领域里的王者,IDC的数据显示,2020年,商汤科技、旷世科技、云从科技、依图科技和海康威视的合计市场份额接近50%。

海康威视已经上市,尚未上市的AI四小龙,实力究竟如何呢?商汤、旷视有阿里撑腰,云从**队,依图难追赶

如果按照公司成立时间来看,旷视科技是老大,依图科技是二哥,商汤科技是老三,云从科技是四弟。但如果按照估值、融资额来算,商汤显然是当之无愧的“一哥”。

2011年10月份,三位清华的**率先嗅到了人脸识别的商业价值,怀揣着将计算机视觉应用到**中的憧憬,组建了**初的旷视科技的团队。

虽然在今天,人工智能是个非常热门的领域,但10年前,这是国内很少人涉足的未知沼泽,投资人都不愿意做**个吃螃蟹的人,因此旷视的**笔融资并不顺利,吃了很多闭门羹。

老二依图科技的融资就幸运多了。在旷视科技成立一年后(2012年9月),一直在**国从事人工智能的朱珑**士回国创业,不**就拿到了真格基金的天使轮融资,很快成立公司。

2013年以后,人工智能在国内迅速发展,**政府热情号召企业大力发展人工智能和智能机器人技术,资本加速涌入AI赛道。

后来居上的“一哥”商汤科技就在这种背景下诞生了,它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IDG的牛奎光狂掷数****元,让原本在香港中文大学的教授汤晓鸥研究团队走出实验室,重新组建团队,组建了商汤科技。

不**以后,云从科技也诞生了。

相比其他公司,云从是**根正苗红的,核心**干大多为中科系,数轮投资中,**队、产业基金的身影频现。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AI领域初创企业如雨后春笋般涌出,AI的融资事件,在2018年达到顶峰。

四个独角兽们,就在这种背景下各自****,任意拎一个出来,都经历了10+次融资。

IPO之前,旷视科技进行了10轮融资,越到后期,融到的钱越多,即使不计算2020年联一投资的G轮融资,旷视科技获得了累计超过19亿**元的融资。

**开始,旷视**份是联想系的企业;后来,阿里系逐渐对其加大投资。

**的人脸解锁业务、物流仓库业务,为旷视提供了快速成长的**。

而阿里所在的大消费领域,又是国内计算机视觉潜力**大的一个应用领域,2020年-2025年市场规模以54.95%的速度增长,阿里急需人工智能企业为之后的业务发展做支撑。

同样被阿里青睐的,还有“一哥”商汤科技。

商汤科技除了含着金钥匙出生外,还是资本**青睐的企业,从成立至今,进行了11轮融资,累计融资超过30亿**元,成为四小龙中融资总金额**高的公司。

阿里早在商汤C轮融资的时候就已经入场了。

除了旷视和商汤外,阿里还布局了寒武纪、数云等其他人工智能的公司,它用极其**厚的资金,在人工智能领域给自己描绘了更广阔的业务版图。

看完了融资融得轰轰烈烈的老大和老三,再来看老二依图科技就有些平淡。

虽然也经历了10轮融资,但从披露了金额的融资额来看,合计不超过5亿**元。

而且,越到后期,依图科技的融资金额反而有下降的趋势,2020年润诚产业的投资额不到2018年c轮融资的1/6,这与壕到不行的旷视和商汤来对比,的确有些落寞。

云从科技融资的金额也不多,但它和其余三家很不一样,其他公司的融资,是人民币和**元一起融,而云从科技,每一轮获得的融资,都是实打实的人民币。

这是其他人工智能公司难以匹敌的优势所在,国字号的**东结构,让云从科技在G端、国有B端方面拿单具备优势,如G端的公安系统,四大国有**的风控产品。

因为对金融、安防客户而言,对安全层面的要求更高,云从科技有机会获得更多的客户**。

总结下来,从融资的角度:

商汤科技遥遥领先,旷视科技也不赖,且两者均有阿里做布局。

阿里在其**报上明确表示,“不会以纯粹**务原因进行投资和收购,而是侧重加强阿里的生态系统、创造战略协同效应”,以后的侧重发展领域是可预判的。

云从科技虽然融资少,但获得了G端和大B端的潜在支持;依图科技暂时落后。估值高企,IPO一波三折

AI的疯狂,在2018年之后逐渐退潮,AI赛道的融资次数在2018年之后掉头向下,**括四小龙在内的AI企业经历了多轮融资,且由于自身的商业故事在资本上过度透支,也遭遇到了“估值虚高”的争议。

根据西南证券对AI独角兽2020年估值的整理,商汤科技的估值达到100亿**元(637亿元人民币),旷视科技、云从科技、依图科技分别为50、42和40亿**元(318.5、267.54、254.8亿元人民币)。

但事实上,商汤、旷视、云从和依图科技都尚未盈利,2020年营收,分别仅为34.46、13.91、7.55、3.81亿元人民币,市销率(即估值与营业**的比值)为18.49、22.90、33.75、66.88倍。

市销率越大,说明市场给它们的估值越高。

上一篇:陈一凡谈百度智能小程序:互联互通将让多方受益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马鞍山都市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